18 六月

多伦多一些社区房价下跌,为什么这里却逆势大涨?

阅读量:2  

来源:加国无忧 51.CA          作者:谈海

5 月GTA的房价出现了明显的变化,根据多伦多地产局 (TRREB) 的报告,尽管整体价格同比去年同期上涨9.4% ,但5月份是连续第三个月房价环比下降,比4月份下降约3%。就整个多伦多来说,市场变化也很不均衡,一些社区出现了大幅增长,而另一些地区则出现了下滑。北约克的Bridle Path平均房价下跌了22%,而Rosedale则上涨了 28%。

图源:CTV

据报道,加息将所有独立屋和公寓的平均售价推低至121万元,这比2月份的市场峰值 133万元下降了121,000元。

房地产经纪公司Bspoke Realty负责经纪人Brendan Powell对《多伦多星报》说:多伦多或GTA市场是一个混杂体,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不同地区之间的差异如此之大。

从2021年秋季到2022年2和3月,房价大幅上涨,但随后迅速从峰值回落。大流行促使更多的人搬到距多伦多更远的城市去购买拥有更多绿地的大房子,人为地推高了房价。905地区独立屋的平均价格在4、5月下降了近9.4万元,相比之下,多伦多市的房价跌了约3.3万元。

Powell说,几个月前,杜兰区的房屋均价为130万元,当人们在多伦多城里能买得起类似价格的房子时,为什么还要买离城那么远的呢?新增许多推高市区之外房价的人为压力现在正在逐渐消退。

TRREB报告显示,在多伦多的St. Andrews-Bridle Path-York Mills社区从4月到5月,平均房价下降了22.2%,从超过400万元狂降至310万元。

The Heaps Estrin Team的首席执行官兼注册经纪人Cailey Heaps表示,豪宅市场房价受到联邦政府禁止外国购房者的影响,像Bridle Path这样的社区首当其冲。她说,该地区的买家正在寻找长期投资。他们意识到他们需要现在就采取行动,因为这样的房产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重新投放市场。

图源:CTV

而Rosedale-Moore Park似乎更符合高端社区需求,该社区房价从4月份的240万元增长到5月份的300万元以上,增长了28%。

Royal LePage公司经纪业务首席运营官Karen Yolevski表示,这些豪宅市场可以说对加息有免疫力,因为在某些情况下这里有大量现金交易,这意味着利率对买家没有影响。

多伦多房地产经纪人Danielle Demerino表示,这些市场对机构资金的依赖程度也较低。她说,在Rosedale,房主更多地使用的是他们自己的钱,假如房子价值400万元,大约只有100万元是抵押贷款,银行或贷方对它们的杠杆作用并不大。

她说, Rosedale一个家庭的平均收入为65万元,而独立式四居室住宅的平均成本约为 450万元,这意味着这里人们的收入可以支持更昂贵的房产,并且不太可能贬值。

另外一个社区Bradford West Gwillimbury的平均房价,在4、5月间也上涨了3.6%,房价从120万元攀升至125万元。

该地区的基础设施有望大幅改善,安省政府已决定投资250多万元在当地搞基础设施、修Bradford Bypass,这是一条16.2公里长、连接400和404高速公路的高速路。

包括 Roncesvalles-High Park-Swansea社区在内的West Toronto Lakeshore的平均房价从4月份的130万元大幅上涨10.9%至5月份的145万元以上。

West Midtown——从St. Clair Avenue West到Eglinton Avenue West,从Dufferin Street 到Yonge Street——平均房价从4月的190万元上涨到5月的220万元,涨幅更大,达到 14.7%。

伯灵顿地区的平均房价仅上涨了0.95%,4月为123万元,5月为124万元。从2021年5月到2022年5月,伯灵顿平均房价同比上涨了14% 以上。